欢迎访问淮海城市在线官方网站
设为首页| 收藏本站
资讯 社会 财经 科技
娱乐 时尚 房产 旅游资讯
生活新闻 健康综合 滚动咨讯 时政新闻
健康卫生 中华公益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旅游资讯

《昆虫记》丨蝗虫 最受欢迎的美食

时间:2019-09-23

恶名得的很冤枉

说到蝗虫,大家一致认为它们是可恶的害虫,会成片成片地毁掉我们的庄稼。它们铺天盖地经过的地方,往往是一片荒芜,甚至连一片草叶都不剩。所以,当人们在田地里发现蝗虫的时候,就会动员一家老小,都拿着网子到地里去捕捉。

虽然蝗虫的名声很坏,我却觉得,对它们的评判有点儿言过其实。因为要论起它们的益处,实在是超过了它们的害处,所以,我觉得有些对它们的指控是冤枉了它们。当然,昆虫是不会为自己辩白的。

蝗虫的翅膀有红色的,也有黄色的,像扇子一样能张开,带锯齿的长腿是玫瑰色或天蓝色的。它们的后腿很有力,一用劲,就能跳出很远,算是昆虫里的跳远健将。

对于食物,蝗虫从不挑剔,像那些连绵羊都啃不动的植物上的芒刺,田间的野草及许多不结果实的植物,其他动物可能连看都不看一下,它们照样喜

欢。偶尔,蝗虫会到麦地里来逛逛,它最喜欢吃麦叶和麦秆。可当它们来到

这里时,麦子多半都已被收割了。当然有时它们也会冲进菜园,只不过吃一些菜叶子而已。至于别的坏事,它们干得并不多,实在到不了罪恶滔天的程度。

到了圣诞节,火鸡常被人们做成圣诞大餐摆到餐桌上,可要是火鸡苗条得没有多少肉,就会影响人们过圣诞的心情。因此,在圣诞节前,人们一定要把火鸡养得肥肥的,让它长出结实美味的肉来。要问火鸡最爱吃什么,当然是蝗虫了,因为它的确是一种鲜美的食物。

母鸡就更喜欢蝗虫了,因为蝗虫这种美味的食物可以提高它们的产蛋量。要是它正好带着一群鸡宝宝,肯定会带着它们找蝗虫,因为多吃蝗虫可以让宝宝们快速地长大。

其他的还有红胸斑山鹑,对蝗虫的喜爱简直到了偏执的程度,它们因为只吃蝗虫,甚至把原来爱吃的草籽都忽略了。

说到爬行动物,那就更喜欢蝗虫了。我时常看到壁虎的嘴里在吞咽着蝗虫的半截身子。甚至水里的鱼都对蝗虫很喜欢,对于掉进水里的蝗虫,它们会毫不留情地把它吞吃掉。

这么说来,人类也在间接地吃蝗虫,因为那些火鸡、母鸡、山鹑、白尾鸟和鱼也是我们人类喜欢的食物。在阿拉伯的文字记载中,竟然就有人类直接吃蝗虫的叙述。人们把蝗虫当成一道美味营养的大餐,关键是要有强壮的胃来消化这些食物。

简陋的乐器

当蝗虫在阳光下享受日光浴时,有时为了表达快乐的心情,它们很想高歌一曲。于是,它们会突然发出声音,重复三四声后,会休息一下,然后再发声。它们之所以能发声,是它们用粗壮的后腿来弹奏身体的两侧,有时是这只,有时是那只,也有时两只都用。弹奏的声音是很微弱的,就像针尖擦着一页纸的响声,这就是蝗虫的歌唱。与蟋蟀和蝉比起来,蝗虫的乐器太简陋了,因而发出的声音不但不大,而且不好听。蝗虫没有带锯齿的琴弓,而在起琴弓作用摩擦大腿的前翅臀区,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与前翅一样只有一些粗壮的翅脉;也没有像音簧似的振动膜,它的后腿上下呈流线型,在每一面有两条粗肋条,肋条上很光滑。用这种简陋的乐器能发出细微的声音,蝗虫已经很努力了,要是对它们高要求,实在是很难为它们,因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!

当蝗虫发出声音时,它们要抬高、放低自己的腿,还要激烈地颤动。能发出微弱的声音,蝗虫已经很满足了,毕竟,它们不是专业的歌唱家。它们唱歌,只是表达自己兴奋的心情。

每当遇上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时,蝗虫的心情也会很愉悦,会把大腿一上一下地动起来奏乐,阳光越是炽热,它们动得越欢。忽然一块云彩遮住了太阳,蝗虫的鸣唱会马上停止,好像是对不请自来的云彩提出抗议似的。等云彩飘过去,被遮住的太阳重新发出光辉,它们又会热情地鸣唱。这样看来,蝗虫是一种非常喜欢太阳的昆虫,没准它们觉得自己的歌就是唱给太阳听的。

还有些蝗虫,甚至连这种简陋的乐器都没有,像长鼻蝗虫,它们的后腿非常长,当太阳暖洋洋地照着大地的时候,它们只是慵懒地趴在那里享受着日光浴,不对太阳送来的温暖表示一点儿谢意。还有灰色大蝗虫,也不发声。不过对于太阳,它们还是很喜欢的。即使在寒冷的冬天,只要有阳光,它们就会张开翅膀迅速拍打几分钟,让人看了以为它们想飞。还有红股秃蝗虫,它们的前翅粗糙而彼此隔开,长度不超过腹部的第一节,后翅则更短,连前胸都遮不住,后腿粗粗的,因为前翅根本够不到后腿,就更不能发出声音了。

温情的产妇

在我们这个地区,有很多灰色的蝗虫,它们一般在四月底交配,几天以后,就会产卵。在母蝗虫的肚子末端,有四个像钩爪的挖掘器,排列成上下两对。上面的一对比较粗,弯钩朝上;下面的一对较细些,弯钩朝下。弯钩很坚硬,尖端是黑色的,这就是母蝗虫用来挖地的钻头。

当母蝗虫挖地时,把长肚子弯得与身体成直角,用四角钻头钻地,并把泥土碾成粉末,挖出来的土被它的肚子挤在身旁压实。然后,它把肚子缓慢地塞进土里。虽然它看起来一动不动,但我知道它还是很费力的。

在我的实验室里,有些蝗虫到了八月还要产卵。在阳光明媚的中午,母蝗虫找到一个支撑点,慢慢地使劲把圆钝形的肚子垂直插入沙土中,肚子被完全埋在了沙里。这时,它轻轻地抖动着身子,显然是在随着产卵管产卵时用力有规则地时动时停。它的颈脉轻微地跳动着,使头部抬起又落下,身体的其他部分则保持着不动的姿势。母蝗虫产卵时很专心,这时,最容易受到其他天敌的攻击。好在公蝗虫并不是不负责任的父亲,在母蝗虫产卵时,它就守在旁边警戒,好奇地看着母蝗虫的一举一动。有些路过的母蝗虫也会停下来看看,似乎对即将做母亲充满了期盼。

大概四十分钟以后,母蝗虫的产卵暂告一段落,它猛地挣脱出来,跳到很远的地方。它根本不用把宝宝们将要生活的房子的洞口掩盖起来,因为那些流动的沙子会为它料理一切,很快就会把洞口盖得很严实。产卵实在是很费精力的事情,辛苦了这么长时间,母蝗虫要为自己补充些营养了,因为接下来还要继续艰苦的工作呢。它用自己简陋的乐器庆祝了一小会儿,然后又吃了一些绿叶恢复体力,就又准备开始产卵了。

对于产卵的地方,母蝗虫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。我就曾看到一只蝗虫五次钻进土中,又都放弃了。这些洞垂直成椭圆柱形,有铅笔般粗细,洞里很干净。最后,它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地点,小心地把肚子探进洞去,开始产卵。

一小时后,母蝗虫把肚子一点点拔出来,产卵管的两瓣不断地翕动着,排出了一些乳白色起泡沫的黏液。黏液在洞口形成一个圆形凸顶,非常柔软黏稠,一会儿就硬化了。如果沙土没有掉下来盖住洞口,母蝗虫就会用腿扫一下土,把洞口盖上。之后,母蝗虫就走了,再到别的地方产卵。

虽然各种蝗虫产卵的洞口略有区别,但洞的基本结构都一样,由一种凝固的泡沫形成一个囊,外面包着一层沙土的壳。囊里是卵和泡沫,卵在下部,整齐地排放在那里,旁边都是泡沫,对卵起着保护作用。一段时间过后,这些卵就要孵化了,到时我们就能看到蝗虫的若虫了。

费时的羽化

当若虫感觉自己可以羽化时,就会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,把这件费时的工作做完。在我的实验室里,一只若虫用后腿的跗节抓住网纱,前腿折曲着交叉在胸前,翻身背朝下。前翅打开三角形跗节的顶角并向两侧张开,露出后面的两条狭长的带子。后翅竖立在背部中央,稍稍分开一点儿。羽化的姿势这就摆好了,并一直保持到羽化完毕。

这时,若虫的全身开始胀缩,身上的血在胸部来回地涌动。由于血液的涌动产生了一定的推力,若虫身体最薄弱的地方的皮开始裂开。裂纹随着身体的形状慢慢开裂,向后面延伸到了翅窝,往前面延伸到了触角的底部,向左右延伸露出了灰白色的背部。接下来,背部开始慢慢地鼓胀,向上隆起,不一会儿,就从原来的壳中出来了。

背部出来以后,头也出来了,触角也会接着出来,可后面的身子还在原来的壳里。在壳的前部,还保留着若虫的形状,只是眼睛里空洞洞的,没有了任何神采。

下面该轮到前翅和后翅了,前翅和后翅现在都很小,还不到正常蝗虫的四分之一,上面还有隐约可见的条纹。刚出来的前翅和后翅都很柔弱,耷拉在头的旁边。后腿出来以后,就可以看到它粗壮的腿节了。腿节是淡玫瑰色的,一会儿就变成了胭脂红。

腿节出来很容易,可是胫节却很麻烦,因为胫节上有两排坚硬又锋利的小刺竖立着,末端还有四个弯钩。若虫很小心地往外拿出胫节,出来时竟然没有钩到任何地方,壳上连一丝裂缝都没有,保留得非常完整。胫节现在自由了,上面已经有了锯齿,但不是很尖利,小刺向后倒着。胫节此时还发挥不了作用,只是软软地折放在大腿的骨沟里,等时间长了,就会慢慢地强壮起来,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虽然若虫的腿全部出来了,可它还不能走路,因为腿不够坚硬,像得了软骨病似的软弱无力,一走起来肯定会弯曲。然后肚子也出来了,在壳上,原来是肚子的地方还保留着精细的花纹。现在,就只剩下末端还在壳里了。不过,若虫现在已经很累了,只剩下了一点儿收尾工作,先歇息一下。

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以后,若虫背部一用力,把身子直立起来,用前腿抓住旧壳,往上爬一下抓到了网纱,在这一系列动作下,肚子的末端终于解放了。没有用的旧壳随着若虫的挣脱,掉在了地上。

羽化完以后,又过了一段时间,若虫的前后翅才完全展开了,竖立在背部呈羽翼的形状。虽然刚开始它的颜色很淡,但随着它慢慢坚硬起来,也会染上漂亮的色彩。后翅则折起来放在合适的位置上。

现在,在和煦的阳光下,蝗虫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国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| 机构介绍| 联系我们|
主办:淮海城市在线 投稿QQ:1138569654#qq.com
本站内容为系统转载 不代表淮海城市在线的立场 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
Copyright 2020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淮海城市在线